疫苗之王刷屏 有人怀疑中国成乙肝大国是赖疫苗无效

《疫苗之王》刷爆朋友圈,也引起了不少恐慌情绪蔓延。

有大V最近在微博上说,业内人士怀疑中国作为乙肝大国,很可能跟疫苗无效性有关。如果疫苗有效,中国2000后出生的人可能已经不存在乙肝了。

疫苗之王刷屏

中国乙肝患者多有历史成因,乙肝患者的出生时间集中在1970年—1990年之间,也就是说这二十年的时间是中国乙肝流行爆发的高峰阶段。许多研究表明,共用针头不洁注射、有偿卖血和输血感染、母婴垂直传播是中国乙肝爆发的三大根源。

1992年,国家把乙肝疫苗纳入计划免疫管理,新生儿感染率大幅下降。

1996年调查发现,新生儿乙肝慢性感染率下降到0.96%。自1992年至2014年,中国通过及时接种乙肝疫苗,超过8000万儿童免于乙肝感染,乙肝病毒表面抗原携带者减少近1900万人。

2014年最新的一次调查显示,5岁以下儿童乙肝病毒携带率已下降到0.32%。

2017年4月,世界卫生组织发布报告称,截止2015年,中国新生儿首针乙肝疫苗接种率达到96%,并且实现了5岁以下儿童流行率低于1%的乙肝控制目标。

可以说,通过接种乙肝疫苗,中国达到了有效控制乙肝的目标。

而微博上说的“如果疫苗有效,中国2000后出生的人可能已经不存在乙肝了”则是没有任何根据的凭空猜测。2005年6月1日起,我国才开始对全国新生儿实行全免费注射乙肝疫苗。何况乙肝疫苗本来就有有效期,有效疫苗也不等于能100%接种成功,有些患者不产生抗体,或者只产生低滴度的抗体。

更可能成为凶手的,并非疫苗本身,而是疫苗信任危机,这正是这次《疫苗之王》传播后可能导致的一个严重后果。

2013年12月初,四川两名婴儿注射深圳康泰生产的乙肝疫苗后夭折。国家食药总局紧急叫停相关批号的乙肝疫苗。此后,深圳康泰生产的乙肝疫苗在全国范围内停用。

在调查结果公布前,国家卫生计生委就一再强调,不排除偶合反应的可能,但公众对于疫苗的信任依然受到打击。根据国家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针对十个省开展的接种率调查显示,事发之后,乙肝疫苗的接种率,下降了30%,部分地区下降幅度更大。其他免疫规划疫苗接种率也下降了10%。

疫苗的“偶合反应”,指的是两件先后发生的事没有因果关系,纯属巧合。因为几乎所有的婴幼儿都要接受疫苗接种,而婴幼儿又有一定的比例会生病乃至猝死,那么在概率上,只要样本足够大,必定会有一小部分婴幼儿碰巧在接种疫苗之后的短时间内会出现疾病甚至死亡,而其实这些疾病的发生、发展与疫苗接种毫无关系,是别的原因引起的,但是容易让人归咎于疫苗接种。

如果公众因为舆论发酵,在“回声室效应”下,错将“偶合反应”视为“假疫苗”,那么中国“不存在乙肝”更是永远都在梦里了。

中国的新生儿在出生后,需要接受三次乙肝疫苗的注射,第一次是出生后的24小时之内,第二次是在一个月后,最后一针在六个月后。一旦父母决定不为新生儿接种疫苗,或者延后接种疫苗,可能会产生严重的后果。

由于乙肝可以通过母婴传播,婴儿接种疫苗的时间超过出生后的24小时,其通过母婴传播感染乙肝的风险,比24小时内接种者高5倍。

实际上,对于疫苗信任危机,西方国家也面临着挑战。

从世界上的第一支疫苗诞生起,反对疫苗接种的声音就从未停止过。在19世纪,尽管接种牛痘疫苗对于天花的预防作用证据确凿,但在各种抗接种运动阻碍下,持续的天花爆发依然没有避免。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出现了“反DPT运动”,就是媒体炒作,造成公众恐慌的结果。因为没有科学依据的传言,造成DPT疫苗短缺,对百日咳免疫接种率太低,原来已变得少见的百日咳病例上升,其他疫苗的接种率也受到了影响。

1998年,英国医生韦克菲尔德在医学期刊《柳叶刀》上发表一篇文章表示,儿童注射麻腮风疫苗,有可能增加患自闭症的风险。这项研究后来被证实存在严重缺陷而撤销,但还是引发了民众对于疫苗的不信任。受此影响,英国麻腮风疫苗的接种率从90%以上,降到了某些地区的54%。与此同时,相应的流行病发病率上升,引起每年15万人死于相关疾病。

事情还没有过去,今天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就是一个相信疫苗会导致儿童自闭症的人。他对儿童疫苗问题一直持消极态度,接连在推特上发声反对疫苗。

2012年他曾称,“健康的小孩去看医生了,被打了好多针各种各样的疫苗,感觉不舒服然后就变成了——自闭症患儿!这样的例子太多了。”2014年他又称,“在接种许多疫苗这件事上,我的观点被证明是对的——那些医生在撒谎。救救我们的孩子和他们的未来。”

据比尔·盖茨说,特朗普和他的两次见面中,他都想知道HPV和HIV有没有区别,并且两次都问过他是否认为疫苗很危险。为啥特朗普连HPV和HIV都能混淆,却要在疫苗问题上大放厥词呢?

HPV疫苗接种率,低于60%的全为红州,高于70%全为蓝州

说到HPV,又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日本国内组织了“受害者”联络会以抵制HPV疫苗,并在民间反疫苗团体及媒体报道的推波助澜下愈演愈烈。

而前面说到的麻腮风疫苗,日本的遭遇也是类似。1993年,因严重的脑膜炎副作用报道,日本政府决定停止麻腮风疫苗的推荐接种。但后续调查表明,脑膜炎的发生与麻腮风疫苗接种没有明显关系。虽然日本后来修改了政策,却造成日本1989-1993年出生人口存在风疹免疫空白,且至今仍有大量风疹易感人群。

一位在美国高校工作的学者告诉笔者,在中国,至少在城市中,独生子女后,政策要求的疫苗接种是近于百分之百的,有人监督的。美国没有这样的组织监督。美国进入学校后,公立学校有检查,但有些父母是不配合的。私立学校和教会学校就更没有约束了。

这次《疫苗之王》引发信任危机后,一些媒体拿美国的疫苗安全监管、处理疫苗接种信任危机的经验来作为借鉴,这本身是好事。但如果像国外带奶粉一样,要带小孩去国外打疫苗,就走入了误区,这对大部分家庭是不现实的做法,也毫无必要。

没有冷藏的疫苗最大的风险是免疫无效,并不是所谓“毒疫苗”,而如果因为信任危机不敢给小孩打疫苗,那么上面这些例子中,因为信任危机走过的弯路,就会继续被重走。因噎废食,人类从历史中得到的唯一教训,真的是人类不会从历史得到任何教训吗?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A+
发布日期:2018年08月12日  所属分类:杂谈
标签: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